鸡肉麻辣锅

我,就算是死,死老福特外边也不会写关于病娇的一点

那一朵花·序章

「在那一天,我邂逅了那一朵小小的花」
  2050年文德县
  “好,请排好队伍,不要急,依次的来记得把配给卷拿着按顺序领物资。”一名士兵指挥着,前方队伍一名女孩看了看盒子里,“今天的米好像有点少。”  “很抱歉,据说那些地区的土地沙漠化严重导致不能收获了”负责的士兵有些为难的说着,“真的吗?听说上个月德阳那里也受灾了。” “商店也完全没有食物进货,大米也只能通过配给得到了。”  “看来黑市又要涨价了”  女孩交谈起来,“喂,前面的,领完了赶紧走,我们还要领啊,”一个排在女孩身后的大叔不满的说到,“就是啊”群众附和,“抱歉,我马上就走”
   “喂,安阳”一个士兵叫住前方正在搬物资的人,“她们说23区上周开始水龙头流出的水开始变浑浊。”  “明白,写到报告上”  “安阳,151区的电线杆断掉了” “还是老样子,因为老化和积沙过重导致的对吧”  “嗯,毕竟这些都说将近40年前的东西了吧”
  “真烦人啊,水管也一口气地到达了寿命,一周两次到这里派发物资都会收到各种东西的修复申请”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老化加上积沙”  “一天到晚沙子沙子的我都烦了”  “没办法啊”
                   「沙漠化已经发展得这么严重了」

裘医短篇

艾玛:“还在看吗?
艾玛:“放弃吧,人心这东西就是这么容易改变的,你不觉得吗?”
艾米丽:“我知道,所以我才不会放弃。
艾玛:人心如果能按照自己所期望的去改变就好了,就比如,如果你能喜欢我,那么我的那份痛苦是不是就可以结束了呢?

艾玛:“艾米丽?”
艾玛:“艾米丽,我就不行吗?”
艾玛:“为什么我就不行呢?明明是那么地爱你。
艾米丽:“抱歉。
艾米丽:“我不能没有他。”

艾玛:“如果裘克消失的话,那时你是不是就会看着我?”
艾米丽:“不会的。那个人会一直静静地在我心里。
艾米丽:“你对我怎样我都没关系。但是.
艾米丽:“别动他”

裘医脑洞

开始艾米丽跟着兔子进入了童话世界,一切是那么的美好,小红帽和大灰狼一起游玩,白雪公主和她的母后在森林,七月兔和帽匠也没有在时间的轮回,在七色小河边遇到了疯帽(裘克),裘克就像很早就认识了艾米丽,裘克带着艾米丽去了很多有趣的童话世界,“裘克你过来,闭上眼睛,这个风铃草花环和你很配哦”,“嗯,这个和你也和配”裘克把紫罗兰做的美丽花环递给艾米丽,“等等,艾米丽”,“怎么了吗?红桃皇后”,“你不要相信任何人,这里面没有你值得信任的”,“....谢谢您的告诫”
当艾米丽在红桃皇后的手下生命渐渐凋零的时候,她觉得她似乎前看清了这个世界,她听到了裘克说得话:小红帽被猎人折磨精神扭曲杀死了想救她的大灰狼,女孩穿着红舞鞋不停地跳舞最后祈求人们把她的双腿砍断却失血过多死亡....“艾米丽,你要努力逃出这个轮回哦,虽然神让我告诉你怎么逃脱,但原谅我的私心吧,你每次被杀死的表情实在是太棒了,而且....我不想你走离开这个轮回,你离开了,,我们大概就没法再见了,,原谅我的私心。”裘克(反)说到。
紫罗兰花圈凄美的染上了淳淳流淌的殷红,却没有有丝毫的枯萎。
真美,不禁让人联想到它的话语
艾米丽,感情的监禁,机敏,对我而言你永远那么美,裘克手中,代表着温柔的爱的风铃草,却无声的凋谢..

我可爱的人渣女朋友(序章)

脑洞产物来了:D
---------------------------------------------------

“佳代!箱子放这边就好了吧”
“嗯,谢谢” 
“我可是很高兴佳代能搬过来一起住哦”黑发少女抱着个箱子说着
“我也一样小零”两个人看着地上的箱子“必须把这些家具买齐了,这附近有什么宜家之类的吗?”
  “还是算了吧,两个人不好组装,而且,这是我和佳代的家,才不想别的男人进来♥” 
“....”(我喜欢小零)

短小无力的我:D

一个脑洞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设定,a和b是闺蜜,b有男朋友每次都会和a说受委屈的事情,a都会劝b分手,b也喜欢上了a但是a是个婊子,然后有一天a把b绿了,b觉得没有事,a就说我们要不要试着做爱和女生我没有过,b不同意,a就说亲嘴也不行,b说不行,b在想只有这样才能把a留在身边,对于a来说没有性爱的恋爱才是最特别的,特别甜是不是!

我的华尔兹(莉莉视角)

哎,华尔兹,我或许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可能哪里坏掉了,我时常会如此想到。
“唉-----” “莉莉香你拒绝了大宫前辈的告白吗!” “嗯” “骗人,为什么,为什么?” “难到说有其他喜欢的人吗?”莉莉香呆滞了一会,“唉唉唉” “不会吧?我说中了?!” “呃...那个...不不不,可能这也不算恋爱...” “好了好了快说出来吧” “很可爱,只要待在身边就会得到慰藉” “原来如此,可爱型男孩子吗” “毛发很柔软” “嗯嗯” “很喜欢玩球..” “嗯...?”  “真是的白期待了,是狗啊”      “对莉莉香来说恋爱太早了吧”(我还,无法像大家那样坠入爱河,沉迷恋爱,因为男孩子...很可怕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样的我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劲呢?不仅是关于恋爱隔壁班的八卦啊,不太了解的电视明星的话题,我对那些聊天总觉得没什么兴趣,总有莫名其妙的疏离感,果然我只有你了呢)“莉莉香,放学后吃完冰淇淋在回家吧” “抱歉,稍微有些事情”(终于结束啦,今天就来玩那个游戏吧,好期待啊,想快点和你玩,我唯一的朋友,小千!虽然说华尔兹死了之后我很寂寞,但今天也能和小千玩这种游戏)“我带了好吃的东西来哦,在那之前今天我想玩那个”(都是多亏了华尔兹)“准备好了?开始了哦,一,二,砰----♥”......“华尔兹真是的怎么只有砰没办法记住呢?你看你看”(这种时候我就会想对最重要的朋友做这种事好开心)“就是这样!乖孩子”(可能是哪里坏掉了)“华尔兹(小千)”(我们之间的相距越是遥远,她就会越担心地注视我,我无法忍受那样的目光)“华尔兹(小千)”(小千曾经那么强大)“华尔兹(小千)” (竟为了我打扮成这幅模样)“华尔兹(小千)” (为了我露出这种表情,她真是可爱得像要坏掉一样,如果知道了我这么奇怪,小千肯定会生气吧,也不会陪我这么玩下去了吧,只要我将这个谎言继续编下去,小千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我 而是在失去华尔兹之前纯真期的我)“华尔兹”少女靠近帮莉莉香把泪水舔去“哎嘿嘿,谢谢你”(可是)“好像一直这样啊”(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停下来了,小千对不起呀)
“最喜欢你了,华尔兹”

我的华尔兹(接上面)

“听说四條同学前阵子又和其他学校的不良打架了呢。” “好可怕。” “莉莉香和四條同学是青梅竹马对吧” “骗人的吧,真的假的?!” “她没欺负你吧!?” “没有,我不太记得小学时候的事情了” 周围的少女听到这个答案开玩笑起来,“什么啊~你糊涂了吗” “不是那样的啦,真的”
(我已经无法以莉莉香儿时玩伴这一身份伴她左右了,不可以陪伴她了,就这是我赎罪的代价)
叮咚叮咚,“啊,中午了,我失陪一下了”莉莉香对着围着自己的少女们说到(人声远去了,冰凉的地板和灰尘的味道,有些舒适,我已经完全适应了啊)咔嚓,门打开的声音,“华尔兹你在吗?华尔兹”莉莉香的声音传来,“汪唔” “华尔兹!”莉莉香扑过去抱住她,“我好想你,哈-----华尔兹的毛真柔软啊,好舒服好像一直摸下去,今天也要尽情的玩哦,举起前爪,坐下,给我手,下巴,做的太棒了!”莉莉香搂住她“华尔兹真聪明,啊,对了华尔兹肯定饿了吧,我带了吃的”莉莉香拿出狗粮,倒在一个小盘子里“怎么样?好吃吗?哎华尔兹,莉莉香想和华尔兹一起回家呀....不过如果华尔兹想把这里当成家也可以,我会一直等你的”(我曾经,犯了罪,我真是个笨蛋,因为嫉妒而把狗杀了,都是因为我莉莉香才会至今都从未从华尔兹依然活着的梦里醒来)“华尔兹”(伤害莉莉香的人是我,若是为了赎罪,无论以什么愿望为代价我都会----成为莉莉香的狗)

我的华尔兹

“坐下,我带了很多好吃的哦,今天有没有乖乖的。”
我每天都有片刻的时间
“乖孩子乖孩子,摸摸头”
当她的狗

“只要有小千和华尔兹在,莉莉香就很幸福了!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哦。”女孩怀抱着白色小狗幸福的说到。
“又梦到那件事了吗”少女趴在桌子上,听着后面人讨论的声音,“我说你啊,又带了狗粮来学校。” “因为.....学校附近的小狗很喜欢这个嘛。” “真是的,莉莉香总是再说狗” “对男孩子就没有兴趣的吗?”
少女突然站起,走了出去
“什么啊,吓到我了” “对别人乱发脾气真差劲” “嘘,她听得到的啊”

轮回


这里有个地洞啊!再说自已记得梳妆台明明是贴墙放着的,小妹没有足够的力气,那么又是谁把这个梳妆台移开的呢? 小妹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好奇,她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  “哥哥,  我们进去看看吧。
未来由的一阵恐惧,整个身体在瞬时冷的一个哆嗦,却在下一刻放松了肌肉,叶子想拒绝,他想找爸爸过来看看。
  可是小妹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直勾勾地看着他,或者不是他,依旧是吃饭时小妹对着笑的那个角度,就在叶子身旁一点点的位置。
  小妹握紧了叶子的手,  发出的声音突然不像个只有13岁的小孩,粗嘎又沙哑,“你害怕了吗?放心,这里很安全。”
  小妹举起了叶子戴着手链的那只手,声音突然又恢复了欢快,  微撅着嘴带了一丝抱怨,“我才不会和你抢这个呢!”又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可叶子没有听清。
  小妹送来叶子已经有些汗湿的手,  “我先进去,你跟着我进来。”
  不等叶子答应。小妹已经弯着身体爬了讲去。实在不放心,叶子也无奈的伏下身子,跟在小妹的后面进入了那个通道。
  随着通道的越加深入,  光线越来越稀少,四周也越来越暗谈。整个通道里除了细细的风声,就只有被放大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噗通,跳得有力。
  叶子感觉自己走了很长时间,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感觉到四周光亮的变化了。眼睛已经看不到丁点儿东西,唯一还有用的就是四肢在地上爬动的沙沙声,  还有被放大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噗通,跳得热烈。
  快了,快了,耳边似乎有声音在这样说。叶子突然停住了。“小妹?'“小妹?”
  没有人回答他。
  叶子僵在那里,  他突然意识到了不对,  不对!不对1这里.....这里...为什么没有回声!不可能没有回声!这是哪里!
叶子试着直起身子,可是身体却像被什么禁锢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他的手被抬起来,一个冰冷却潮湿的柔软物体贴了上来。
  叶子一点一点转动头部,入眼的是一件黑色的套头衫,一条黑红色的舌头从那里伸出来舔舐着他的手腕。
  而那里,原本的那条黑色的手链,已经变成了一个手铐,牢牢的牢牢的把他铐在了这里,这个房子里。
  因为他可以看到,自己的爸爸似乎感觉不到自己额头上正在流血的窟窿,抱着腹部血肉模糊的妈妈躺在原来是沙发的地方上好像在看电影,小妹脸色青白的抱着电视柜上的娃娃自己一个人在摆弄,嘴角还扬起着好看的弧度。
  家呢?家不不见了,最后所仅剩的只有不断翻滚的雾气,雪白的,轻纱一般的,令人窒息的。
  除了妹妹手中的娃娃,一切都是假的。
  自己就在他们中间,而他们全都看不到自己。叶子突然想起来了,想起来他们一家是怎么死的。妹妹离奇地被骨头卡到了脖子,爸爸突然发疯拿刀捅死了妈妈,然后又开枪自杀。自己呢?叶子的眼中流露出迷茫。一阵轻吻唤醒了叶子的记忆。
  原来啊,  是叶子搬开了储物间里的梳妆台,因为恐惧所以躲进了那个洞里,然后他听到了脚步声,一双脚停在他的面前,然后...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套头衫转过头来,那个人没有五官,只有两团红色的光飘在那一团黑色的雾气中。
  粗嘎而又沙哑的声音传来,“你还 是不记得之后发生的事吗?没关系,  我会让你想起来的。身体在那双冰冷的手的逗弄下越来越热。
  叶子迷蒙着双眼,抬起手看着上面今天早上还是手链的锁链。
  背后一个用力,带动着叶子的身体也往前爬去。
  带着浓重气息的声音响起在耳边,“喜欢我 给你送的礼物吗?如果你不戴上它,我还不能拥有你呢。”  又是一个用力,  “呵,  我们打个赌吧,如果你能拒绝这个手链的诱惑并把它扔出窗外,我就放过你好吗?”
  强烈的刺激让叶子有些神志不清,迷蒙的想了一会儿,  他迟疑地点了点头。
  似乎更兴奋了,叶子几乎快承受不住,耳边的声音似乎很满足,  “叶子,别忘了你的话。”那是一串手链,美丽的手链。
  黑宝石镶嵌在它的中间,虽然是黑色却依旧能在阳光下反射出五彩的光芒。银色的粗粗长长的锁扣一个接一个,一起组成了串成这美丽饰品的链子。
  叶子在第一眼见到它的时候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这条手链。
  那是一条无主的手链,  或许吧。反正它出现在他房间的桌子上,或许是爸爸或者妈妈送给他的?妹妹不可能送他东西,如果妹妹见到了这么漂亮的手链,一定会据为己有而不会给他的。
  那这条手链,就是自己的了吧。叶子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把它戴在了手上。广播里粗嘎而又沙哑的男声传来,
“今天是高中毕业生暑假的第一天,所以有个好的天
气。”突然的,叶子的脑海中闪过一句话,快得差
点让他抓不住,那是他祖母对他说的一句话。
孩子,永远不要和魔鬼做交易。

轮回

一堆骚操作( ͡° ͜ʖ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迷屋

那是一串手链,美丽的手链。

黑宝石镶嵌在它的中间,虽然是黑色却依旧能在阳光下反射出五彩的光芒。银色的粗粗长长的锁扣一个接一个,一起组成了串成这美丽饰品的链子。

叶子在第一眼见到它的时候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这条手链。

那是一条无主的手链,或许吧。反正它出现在他房间的桌子上,或许是爸爸或者妈妈送给他的?妹妹不可能送他东西,如果妹妹见到了这么漂亮的手链,一定会据为己有而不会给他的。

那这条手链,就是自己的了吧。

叶子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把它戴在了手上。

叶子的家里只有四个人,爸爸妈妈和妹妹。今天是叶子高三毕业的第一天,可今年7月的日子却不像往常那样炎热。

今早广播里说,今天最低气温20度,最高气温27度,简直不能再完美的气温。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广播里叶子最喜欢的那个播音员声音却不像以往般清朗,粗嘎又沙哑的声音简直和以前的声音判若两人。

不过叶子却没有像以前那样对他投入太多的关注,而是直接打开电脑,他曾扫描了一张很酷的照片存在了电脑里,叶子要把它设为桌面背景。

照片里的男人穿着黑色的连帽衫,戴着帽子微侧着头向外看着,因为帽子的遮挡,整个面部看起来黑黢黢的,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邪恶的诱惑。

而很奇怪的,叶子似乎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叶子觉得,他好像就在那里看着他,这让叶子有些着迷。

叶子突然想起来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每个照片里的人都是有这个人一部分灵魂的,而当这个人死了,而执念太深的话,他的灵魂就会附在自己的一张照片上。所以,不要轻易的去看陌生人的照片,尤其是不在人世的。

因为,他会跟着你,一直一直跟着你。白天晚上的跟着你,睡觉的时候看着你,看着你哭,看着你笑,你的每一句话,你的每一个动作,他都在你的身后,裂开他那血肉模糊的嘴。

然后这样一直一直永远的循环下去。

叶子不信,他可是受了18年科学教育的人啊!马上就要进入大学,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些封建迷信呢?

耳边似乎一个隐隐的叹息,有些惋惜,但更是鼓励,对的,你是对的,就这样继续下去吧,就这样继续下去。

“叶子!下来吃饭了!”

楼下妈妈的声音传来,顾不得关上电脑,叶子就急急忙忙地跑了下去。

“今天吃什么?”

“有你最爱的糖醋排骨和醋熘白菜哦!妈妈还炖了一大碗鸡汤呢!”

忽略心中隐约泛起的不适感,叶子扬起了笑容,转头看向桌子上摆的满满的菜肴,还有一盘番茄炒蛋和清炒小青菜,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心中竟然能知道今天的菜色呢?好像这样的场景已经重复了无数遍。

“哼!妈妈偏心,我爱吃的红烧牛肉呢!妈妈一直都没给做。”旁边的小妹噘着嘴不开心。

“好啦好啦!你妈妈昨天已经买好了新鲜的牛肉就在冰箱里呢!明天中午就给你做。”

听了爸爸的话小妹明显开心了起来,连忙转头看向妈妈,“是的吗妈妈?”

妈妈笑得很温柔,“这是自然的了。”

“那我要辣一些的!”小妹提出要求。

“可以的,不过现在呢,我们要先吃饭!”妈妈轻轻拍了一下小妹的头,“你哥哥都快把排骨吃完了哦!”

小妹这才警觉自家哥哥竟然趁自己不注意吃了那么多排骨,顿时不说话埋头大吃起来,生怕一个手慢自己就亏了。

一模一样的话语,似乎自己早就知道她们会说什么一样,他还知道……接下来自己的小妹……

不,并没有发生,今天小妹虽然吃得很急,可是她却并没有被排骨上的碎骨给卡到,她依旧很开心的笑着,甚至还对着自己身后什么地方点了点头,眼睛里还露出了渴望的神色。

叶子奇怪的转头看去,并没有人,只是在他后面的电视柜上放着一只娃娃。难道是对着娃娃?果然还是小孩子嘛。叶子转回了身子。

下午的时候叶子和他的朋友约好要一起出去打羽毛球,可是在一点钟的时候叶子接到了来自朋友父亲的电话,声音粗嘎而又沙哑,伴随着的还有电流的沙沙声,叶子觉得这声音似曾相识。电话里说叶子的朋友出了车祸,需要住院,就不能陪他打篮球了。

叶子内心毫无波动,只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然后就挂上了电话。

那今天下午他该怎么打发时间呢?叶子躺在沙发上假寐,却被自己的妹妹摇醒了。

小妹神秘兮兮地告诉他,她在储物室里发现了一个地洞。地洞?叶子一家在这里住了很久很久了,从来没有听说过这里有个地洞。

小妹拉着叶子的手把他拉到储物室前,那个地洞就在前段时间妈妈扔掉的梳妆台后面。奇怪,当时爸爸存放这个梳妆台的时候并没有说这里有个地洞啊!再说自己记得梳妆台明明是贴墙放着的,小妹没有足够的力气,那么又是谁把这个梳妆台移开的呢?

小妹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好奇,她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哥哥,我们进去看看吧。”

未来由的一阵恐惧,整个身体在瞬时冷的一个哆嗦,却在下一刻放松了肌肉,叶子想拒绝,他想找爸爸过来看看。

可是小妹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直勾勾地看着他,或者不是他,依旧是吃饭时小妹对着笑的那个角度,就在叶子身旁一点点的位置。

小妹握紧了叶子的手,发出的声音突然不像个只有13岁的小孩,粗嘎又沙哑,“你害怕了吗?放心,这里很安全。”

小妹举起了叶子戴着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