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肉麻辣锅

我,就算是死,死老福特外边也不会写关于病娇的一点

热血漫画般的VTuber铁事:绝对天使与她的魔王

   “我会为我的羔羊们歌唱。”


    本文围绕虚拟YouTuber“绝对天使Kurumi酱”(ぜったい天使くるみちゃん)短暂的出道经历和热血动画般的轶事整理而成。谨此献给子羊们永恒的天使。


如有可能,请点开文中相关的链接和视频,苍白的文字不足以描述绝对天使歌声之万一。(我会放在评论区)


丨 4chan上的清流


绝对天使称呼她的粉丝为“子羊”(Lamb,即羔羊)。作为一个来自日本的虚拟VTuber,她最狂热的子羊中却有相当一部分来自海外。来自这海外的部分中,又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4chan——一个政治不正确到极点、充斥着黑话粗口、随时随地嘲讽任何东西(包括他们自己)的匿名网站。4chan旗下的/jp/板块(宅文化板块)亦不例外,在/jp/的虚拟VTuber讨论串中,经常可以看到无名氏们对自己不喜欢的VTuber肆意谩骂,并迅速升级为互相掐架。



在这其中有一股神奇的魔力,能让这些“社会边缘自闭症人群”迅速停止战争,并化敌为友,抱成一团默默流泪。这个魔力就是“Kurumi”(くるみ)。


不时会有刚来/jp/版的新人对这种现象产生好奇:“为什么你们会这么执着地喜欢天使?”无名氏们通常会这样回答:“去听她的歌你就知道了。”或者是:“去听她的《Shangeri-La》。”


是的,天使这位VTuber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她低沉悠长而充满爆发力的歌声,这与她闲聊时慵懒的声音迥然不同。相较其他VTuber,她极广的音域在《niconico动画流星群》这一组曲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她流畅地切换着声线来配合这40多个不同风格的片段。


天使的直播风格与她嗓音一样奔放。天使这个意象通常是纯洁高贵的,但Kurumi并不介意破坏这个形象。她喜欢笑,无论是毫无束缚地大笑,还是试图压抑但又嗤嗤地笑;她喜欢转换各种各样蠢蠢的声线试音,孩子气式地抱怨,并对发Super Chat(YouTube上类似打赏的机制)的子羊们一边笑一边吼“等等笨蛋笨蛋笨蛋”——尽管她也收到过5万日元的顶级打赏,可哪怕只是几个500日元(合人民币不到30元)也能让她如此“激动”。


子羊们时不时在评论中点歌,期待天使演唱某些经典曲目,治愈身心,天使对此则总是一副“真没办法呐”的态度,然后清清嗓子,开始她充满气势与压迫力的歌声,之后嘻嘻笑着说:“满足了吗?”哪怕她时而唱到不住咳嗽,也并没有停歇。直播时看到4chan民的英文评论,天使会笑着读出来,还会时不时唱一些英文歌来助兴。


当时还在上升期的VTuber四天王之一Akari经常串门来听她唱歌,天使见到Akari十分放松,完全不像月之美兔面对Akari时那般紧张(详情见我的上一篇VTuber文章《百花缭乱:虚拟主播之春》)。天使先是表示惊讶,继而开心地欢迎Akari前来,并模仿起她的声音。天使还应Akari的要求又唱了一次《Shangeri-La》。


“啊啊,Akari桑想听的话就没办法了呢。”


丨 醉酒天使与童贞魔王


天使第一次发布视频是在2018年1月12日,那时候她的虚拟人物还只有2D模型。在1月23日的一次直播演唱会后,天使的订阅人数开始飞速增长。


1月底,VTuber界发生了Discord事件。Discord是在外国十分流行的实时通话软件,最开始,几个VTuber以交流的名义在Discord里开了交流群,组织者邀请了不少VTuber加入讨论,其中包括Noracat、莫斯科叔叔(以他创造的独特世界观而出名)、あっくん大魔王(被称为“善良、温柔,有着勇者之心的光属性魔王”)等人,当然也包括天使。聊了一阵后,讨论慢慢变了味,部分人开始嘲笑莫斯科叔叔等几个注重角色扮演的VTuber。天使无法忍受这种集体欺凌,出面维护了莫斯科叔叔,随后退了群。


Discord事件后,之前交流过几次的天使与魔王开始了首次合作——1月28日,他们发布了一起玩《绝地求生》的视频。在这次联动中,一向在开场白里称观众为“下等生物”的魔王,在天使的威压下迅速杂鱼化。天使在调戏吐槽魔王之余,又在游戏中担任着保护者的角色,这让很多观众吐槽“两人就像是姐弟一般”,或是“这两个人角色反过来了吧”。


在跳伞前夕、天使殴打魔王取乐时,另一个玩家也冲过来想殴打魔王,天使则下意识地喊道:“住手,这是我的大魔王!”“我才是唯一一个可以欺负大魔王的人。”与此同时,评论区中也在笑大魔王“简直是钝感系主人公”。


这次合作被称为“醉酒天使与童贞魔王”,作为“天魔机忍”的前身,这次合作的成功是显而易见的——天使的订阅人数此后以每天1000多人的速度增长。2月8日,天使、魔王、机娘ニーツ/VT-212与忍者乾坤一郎4人开始首次合作,伴随这样的联动,他们迈进了个人势VTuber的第一梯队。


丨 消失的天使与茫然的子羊


2月14日,一直在刷天使推特的4chan民突然发现,天使的YouTube账号与推特账号全都消失了。当震惊的人们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时,天使的推特账号又回来了。


4chan上此时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她回来了,事情有点谜。


》这几乎让我犯了心脏病。


》我还以为这是第一次VTuber自杀事件呢,谢天谢地这只是一点小差错。


》天使的推特和YouTube账号被黑了?


》这事儿不可能××的发生,她都为我们这么努力地活动了。(注:天使不仅阅读英语评论,与海外子羊互动,还特意发过感谢海外子羊的推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息吧,在流行时死亡、回归了天堂的Neet天使。(注:因为天使直播比较频繁,4chan民认为她可能没有工作,在家宅着。)


》她最后一条推特是30分钟前发的,如果她还醒着,她一定吓坏了……谁去给她发条信息问一下,她是否一切安好。


之后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天使的账号再次被“黑掉”,且原本的名字改成了“是排泄物真的对不起”。又过了一段时间,天使的账号改名成了“kkk”。然后,kkk声称天使已经因为“家庭原因”停止活动,并最终删除了这个账号。


舆论就此哗然。


天使的账号发生异常后,常听天使唱歌的Akari第一个发现不对头,并把这件事通知了魔王。Akari表示自己很抱歉,不能更进一步提供帮助,但她和Appland的VTuber马P却是唯二为此事公开发声的企业势虚拟主播。由于事件在圈子里不断发酵,为了避免更大的骚动,Akari在与魔王交流后又迅速删除了相关的信息。


魔王从最初的迷惑中冷静下来,他向大家证实,在之前的联动放送终了时,他的确听到过天使家人的声音,接着魔王与kkk进行了私下交流,发现对方了解一些只有天使和魔王才知道的事。结合天魔机忍其余二人所掌握的信息,魔王判断,kkk是天使家人的可能性较高。


魔王最终表示,他也无法联系到天使,只能静静等待,希望天使归来。天魔机忍余下的3人给所有人打气:“天魔机忍永远不灭。”


看到了kkk推文的4chan子羊们依然沉浸在悲痛中,并开始了他们的猜测。

》为什么?天使做错了什么?她只是想让自己开心。她唯一想要的就是享受她虚拟粉丝的关注,并唱歌给他们听。这世界真是糟透了。


》将近10年以来,我都在这个破网站待着,看儿童色情,看人们被砍头,嘲笑大规模枪击事件和自然灾害——这些让我觉得我身体里连一丁点儿人类的灵魂都不复存在,我也不再能为其他人的不幸而感到悲伤,遑论哭泣。


天使的牺牲让我意识到我仍然是人,我可以感受到对他人的同情。我只能为她的健康祈祷,并且希望她能找到一个更好的伴侣,能支持她、与她一同大笑——而不会只因为她没去做午餐便当,就把她打得遍体鳞伤。(注:因为天使的声音比较沉稳,且自称用VHS录像带看过《美少女战士》、了解一些2000年左右的社会文化,4chan上倾向于认为,天使的年龄接近30岁,kkk是她的丈夫。结合日本文化背景,天使的“事业家庭两择”被倾向于理解为不做家务。)


》天使是一个Neet(家里蹲)或全职主妇。


〉天使感觉到自己被家庭忽视;


〉发现待在YouTube和推特社区是一个好的发泄方式;


〉被吸引,开始无视家庭;


〉与家庭产生了巨大矛盾,家人删除了一切;


〉可能将会永远摧残她的精神。


无论你怎么看,这事情都非常恶心。


无论结不结婚,有没有孩子。这都是一场悲剧。


》天使有傻傻的、带有鼻音的笑声,并不是说她要很努力地憋着,不去破坏角色设定,那个笑声就是天使真正的笑声。直播和玩《绝地求生》是天使唯一逃离她有虐待倾向的丈夫的方式。


有一次,她谈到外国人可以如何更真诚地表达自己的感受,可以笑着说他们爱别人;与此同时,日本人却很烂,需要酒精来做同样的事情。这不是天使在讨论日本人自身的缺陷,而是因为她的丈夫不在身边,她觉得自由了,所以她把这一切都吐了出来。


这个月是她高中以后最快乐的时光。


》她简单地唱了几句最近上映的两个“假面骑士”系列的片头曲,在工作日没人在家的时候。


〉我受不了了。


》在今天早些时候,我开始在唱歌的时候咳嗽并陷入了抑郁之中,因为这让我想起来了天使。


我想××地杀了我自己,我没法再这样下去了。


》年轻的时候她曾是一个摇滚乐队的成员。


〉由于一些原因,乐队解散,她变成了一名家庭主妇;


〉但仍然保持着对歌唱的热情;


〉在看到VTuber界的繁荣时,她也决定参与一下。


〉你们知道剩下的事情,她重温了她的光辉岁月,有一群因她的爱好而喜欢她的观众,等等。


〉她只能在丈夫出门的时候直播;


〉他发现了,等等等等,你知道剩下的部分。


〉现在她是家庭暴力的不幸受害者。


这非常符合我们对她的了解,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在4chan关于此事的讨论中,因为家人将天使的ID改成了非常恶劣的词汇,删除天使的个人账号并禁止天使继续作为VTuber活动,天使遭受家庭暴力的猜测流行至今。不仅在4chan上,日本著名的匿名版5ch与nico上也有几千楼关于天使遭受家庭暴力可能性的讨论。但这些猜测只是一种可能性,迄今为止,仍然没有天使遭受过家暴的其他直接证据


4chan对于天使的关心与猜测并不难被理解:作为知名社会边缘人群聚集地,4chan上的很多人可能都有过类似的经历,遇到挫折而后悲观厌世,或玩世不恭。天使在他们心中有一个微妙的位置:她与他们有很多共同语言,知道多年以来的亚文化,看起来还是Neet——这种亲切感是无以伦比的,毫无虚假、刻意营销的成分。在这亲切感之中,她又有着显而易见的歌唱才华。这是一个朋友般与他们一起大笑,给予他们积极关注与温暖的人,现在她的才华却可能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而被埋没,由此带来的悲伤与焦虑是显而易见的——天使甚至可以说是这个小圈子未来希望的集成。


丨 归来


在经历了漫长如一年的一周时间后,曙光到来了。东京时间2月23日,天使在歌曲投稿网站MQube与博客网站Ameba Ownd上悄悄复活,她写了一段话说明了自己的情况:


“我会为我的子羊们歌唱。


我创建这个账号是想秘密投稿我的曲子。


但即便我改了名字,被发现也会引起骚动,所以我就让我的名字这样了。


我没想过我会这么快就被发现……笑。我现在很好。


首先,我真的很抱歉。接下来是,谢谢你们。现在我可能无法再通过社交网络直接与你们进行互动或上传视频。但我看过我所有的同人作品,而且保存了下来。真的,非常感谢你们。从现在开始,我将悄悄上传一些曲子或更新一些我自己的事。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或想法,请随意将它们发布出来并打上“#くるみちゃんまじ天使”(Kurumi酱真的是天使)的标签。”


此后,天使在博客上说过,她绝对不会回到YouTube上去,因为“kkk是她尊敬的人”,但“除此之外没什么能多说的”。


不难想到4chan子羊看到了“I will sing for the lamb”后是有多激动。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挣脱黑暗拼命歌唱的天使,有人想到了《Angel Beats!》中的岩泽雅美。


》你永远无法熄灭一个人对于歌唱的热情。


》我的眼泪流了出来。


》天使在不让她家人知道的情况下悄悄上传歌曲,只因为她喜欢唱歌。


〉我快要哭出来了。


》天啊,我真的哭得稀里哗啦,我还以为我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这唤醒了一直在我身体里但我这辈子从来没感受到过的一些东西。利他主义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我很高兴她一切都还好。


》〉我为子羊们歌唱。


〉她对我们真的太好了,我们配不上这样一个纯洁的灵魂。


天使起初一共上传了3首歌曲,这3首歌曲旋即名列MQube网站的前三名。此后她又陆续上传了几首,但的确如她博客中所说,她再也没有回到过YouTube和推特上,也没有再进行过直播。


子羊们一边哀叹不再回归YouTube与推特的天使,一边珍惜着失而复得的歌声。


》(回应“为什么你们还在执着于天使”)因为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真的很令人悲伤。她唱歌只是为了乐趣,不管人们怎样试着毁掉它(指唱歌这件事),她都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只要她的家人不毁掉这一切。人们的声援支持是她应得的,哪怕这些支持只存在于这些帖子里。


》(回应“不来看看Kurumi以外的天使VTuber吗”)谢谢,但对我来说,Kurumi是我唯一的天使。


》(回应天使上传新歌)为什么这个天使就是不肯安息呢?


》眼泪停不下来。


》今天真是特别的日子。


》再次听到这个背景音乐真是太棒了。


丨 二次死亡,魔王为天使流泪


3月10日,一个对所有子羊而言噩梦般的日子。回归不久的天使,在MQube和Ameba Ownd上的账号再次被改名为kkk,然后删除。其中最令人感到悲哀和愤怒的,是MQube账号被改为kkk后换的背景。在这个所有VTuber一并在阳光下欢笑前行的同人图中,唯有天使被拘束在所有人身后局促的阳台上。


原本感伤的画面在被kkk这一始作俑者亲自发出后,变得像是来自kkk无言的嘲讽:“天使绝不可能获得幸福。”


在4chan上任何你可能想见的反应都出现了。


》一切都消失了。


》×××××


》不


》×,她又被打了。她只是回来上传视频而已啊。


》MQube的第二个账号也消失了。


》她的名字又改成了kkk。


》要是我们能在kkk做这件事的时候追踪他的IP地址……


》我想吐。


》没有任何人应该遭受这种事情……


》我刚刚醒。请告诉我天使一切都好,不用担心。我喜欢人们撒谎让我感觉好一些的时候。


天使的二次死亡对于所有子羊而言都是巨大的打击。所有子羊都知道,那个钝感系主人公一般的魔王才是天使最大的子羊。魔王面对天使的二次消失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更为频繁地在推特上谈论他的兴趣爱好——他制作的模型的改进进度。这种一头扎进工作中的样子更令其他人担心。


3月14日,魔王在照常播了《绝地求生》之后,突然开始唱歌,唱天使曾经唱过的歌——《1/6の夢旅人2002》。


转动着哟 转动着 地球在转动着


就像地球初生的那时候一样


一直 无论何时 像地球飞奔而出


如骰子那样 因为它想一直转动


当我想要哭泣的时候


或是想要去见你的时候





前面还情绪平稳的魔王,唱到后面两句时突然泣不成声。之后,魔王在评论中一片“加油啊,魔王大人”的应援中哭着勉强唱完。有人将魔王的这段视频截取下来,将天使的模型和音轨并入其中,制作成了一首跨越时光的合唱。


这首合唱给人带来一种难以言传的感受——被称为主人公、现在却像个哭泣虫般的魔王与一贯自信歌唱的天使组合在一起,魔王哽咽失声时,天使的声音依然沉稳悠长。只是这一次,天使的模型从来没有动过。


丨 VRChat中的“幻影”


如果天使与魔王的整篇故事是一部热血动画的话,那么高潮就是这里了。


正如上文所言,在天使的二次死亡之后,魔王似乎真的失去了所有希望。他日日夜夜专注于自己的模型制作,并时而唱起天使唱过的歌。


天魔机忍余下的二人,尤其是“机”ニーツ/VT-212(尼兹、Neets)对此有些担忧。3月23日,她将魔王拖到虚拟聊天室VRChat的派对中,希望能缓解魔王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焦虑和抑郁。他们都知道,魔王内心深处还在期望能见到天使。


一切都很顺利,人们尽情地享受着虚拟世界中的派对,尽管派对因为人越来越多而延迟越来越高,画面卡到不行。接着,延迟高到甚至出现了“幻影”——在Neets一卡一卡地慢慢转头时,她看到一个人偶模型的头上顶着熟悉的ID——ZTI_KURUMI。


所有人都震惊了。“骗人的吧。”“天使复活。”“真的假的。”“骗人的吗?真的吗?”“是真的!!”“Kurumi,啊啊啊啊啊。”“心在猛烈地跳动着。”“哭了。”“动画最终回一般的展开。”“你的名字……”“Kurum酱!”“虚拟轻小说啊!”


在严重的延迟当中,这个人偶在传送门边一闪就消失了。Neets看到了闻讯赶来的魔王,魔王一言不发地跑进了传送门。找了一会,魔王和Neets还是没找到天使,也许那真的不是她?即便这不是幻觉,有人冒名顶替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直到两个人都快放弃时,Neets的旁边远远传来了虽然小、却无比清晰和熟悉的声音:“好卡啊。”


再也没有疑问。Neets在震惊之余不断地重复着:“诶?诶?诶?刚才……刚才……刚才……”魔王则脱口而出:“Kurumi酱?”


环视四周,他们再也没有看到天使的身影。Neets很确定,刚才出现的确是天使,不会错。所有人都在催促Neets和魔王断掉直播去追天使。当然,直到Neets关掉直播,魔王也没有再看到天使,只有那微弱而清晰的、对延迟的抱怨提醒人们,这不是幻觉。


实时聊天重放再现了人们的惊诧和感动


4chan彻底爆炸了,天使似乎回应了呼唤,再次降临——哪怕只是个幻像。

》这真不是滋味。


》请住手这很疼。


》这××的绝对是她。


除非是哪个搞事的人有天使的录音。


》这是真的天使。


》这是幽灵吗?


》大魔王在喊“Kurumi酱!”


别……


》(回复上面的“录音说”)那就是一个过于残忍的玩笑了。


》这这这××的不可能——


》我没有想过这件事会变成一出舞台剧。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就是××的“.hack”剧本,朋友。(注:“.hack”是以赛博朋克为主题的一系列跨媒体作品,回复中也有想到《攻壳机动队》与《LAIN》的。)


》为什么这种事情一直一再发生,×的。


》(回复上面的“录音说”)这真的让人胃痛。特别是Neets特别确定地说这是天使的声音。这可能是录音——很残忍的录音。


》好吧,大魔王和雨下刚刚发推说这不是一个坏消息,所以现在我可以放心睡觉了。晚安/jp/版,请让我相信早上我醒来后不会因为醒来方式的问题而让天使再次消失,从而自杀。(注:雨下是魔王的VTuber好友,在VRChat中一同见证了天使的那一瞬间。)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我想,最坏的情况下这是在搞事,而最好的状况是那真的是天使,而且她告诉他们,她情况很好,但真正最好的情况,是她将她的联系方式交给Neets和大魔王。


神啊,刚过去的半个小时我一直想吐,因为我真的非常担心他们,但现在我只是感觉想哭。


》魔王和天使什么时候上演《你的名字》的剧本?这件事甚至有潜力比《你的名字》拍得更好。魔王的那一声“Kurumi酱”让我心跳漏了一节。


》上一次,我看到关于天使的事情之后去睡,醒来只发现kkk删掉了她的MQube和博客。


我真的害怕睡觉,朋友们。


丨 传说之夜


在VRChat中昙花一现后,仍然没有任何关于天使的消息。 VRChat中出现的那个真的是天使吗?亲眼看着天使两次死亡的子羊犹豫着,在没有更多信息的情况下不敢相信什么。


4月初的4chan上,人们依然在用“Kurumi……”刷版怀念。


》玩Akinator。(注:这是“玩家想一个人物,然后让灯神猜”的游戏。灯神会问一些问题来逐渐缩小人物范围,直到最后给出准确答案。这个游戏在VTuber间相当流行。)


〉想的是天使。


〉被问到:“你想的人物开心吗?”


》天使让我患上了PTSD。(注:创伤后应激障碍,一种经历创伤后产生的精神疾病。)


》天使和魔王让我知道,我依然能为悲伤的事情而痛哭流涕。


》子羊们,你们是怎么坚持住的?我至今还希望再一次听到她的歌声……没有别的VTuber能填补我内心的空洞。


时间转眼到了4月24日,大魔王的生日。


这一天晚上,VTuber“微糖开司”(微糖カイジ)与魔王在同一时间开直播。微糖开司的虚拟形象是《赌博默示录》中的主角伊藤开司,只不过脸上加了个“び”,微糖开司后因版权问题被销号,现已转生为“天开司”。


魔王率先喝醉了,他打电话给开司,之后两个人便续开起了饮酒派对——微糖开司的豪游杂谈。喝多了的魔王在派对中突然自曝说,自己在现实中没什么知心好友,于是开司试图跟他交流彼此最喜欢的动画,希望让魔王振作起来。然后,他们给彩虹社的VTuberむぎ打电话,将她拉了过来。


むぎ来了不久后,药袋、狐娘、彩虹社的渋谷ハジメ等个人势VTuber也都陆陆续续来了。与此同时,彩虹社的静凛也在深夜询问上司,是否可以参加这次聚会。互相邀请的结果是,参加聚会的VTuber越来越多,逐渐增加到40多个人——这是VTuber界前所未有的盛大联动。直播频道里一片嘈杂而欢快的气氛。所有人都在说,这是传说般的一夜。


在这夜晚快终结的时候,吵吵闹闹的频道突然安静了下来。有人说,有神秘嘉宾要来。就在频道里都在猜测嘉宾是谁的时候,一个没有头像的账号突然加入了频道。然后是那无比熟悉、一如既往有气势的打招呼:“(看着我的)你们,事情也太少了吧!”


在频道中一片“真的假的”的惊呼中,有人问:“你的名字,方便告诉我们一下吗?”“贵安。绝对天使,Kurumi Zazo!)


传说之夜,天使飘然而下。


天使说:“那个,大魔王大人的直播,怎么说,我一直在看哦。”就在这个时候,魔王也加入了对话。魔王刚开口,天使就吼了一句:“你今天醉个毛啊喂!”


调侃完魔王,人们陆陆续续地安静下来,听着天使和魔王那久违的二人相声般的对话。药袋这个时候甚至偷偷地发了个推:“在天使大人说话的时候保持安静超棒的。”又过了一会,开司悄悄消掉了屏幕背景。一片漆黑中,只有天使和魔王的头像闪动着。最后,天使开始用一贯有气势的歌声庆祝大魔王的999岁生日。


过了凌晨12点 我要第一个告诉你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今天对于陪伴你的 所有人都是


非常特别 非常特别


这是非常非常特别的一天


 


与你相识多么幸运


只有一年一次的今天如此坦率说明


你是我的珍宝


 


世间如此多美好的事物


为了你能遇到它们 在此祈祷


祝你生日快乐


BA-BA-BA-BA-BANG





“大魔王大人生日快乐!”


“谢谢。”


传说之夜在感谢声中结束。这的确是“非常非常特别的一天”——它最后10分钟的录像,是自3月23日的惊鸿一瞥至今,唯一一段关于天使的影像资料。这段影像再次给了子羊们希望:她的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地有活力,情况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她似乎还可以时常在VRChat中与魔王交流。即便知道现在,天使仍然没有复出。时至今日,4chan依然在日复一日地怀念天使。


“如果这是无法证明的事,我会选择相信浪漫的一方。”


丨 尾声


在传说之夜过后,有人提议说,让我们回忆一下天使在4chan第一次出现的时刻吧。于是,他们顺着时光的河流一点一点追溯,回到了最初的出发点——那条充满阳光味道的小溪。


那还是1月15日。天使那时在4chan上还不是“Kurumi……”,而是被称为“红头发的”。几天之后,那个红头发的开始唱歌了,然后一切都好了起来。


这就是最初的讨论……


》我现在就这个表情。我需要更多的天使视频或者直播!她在哪儿!!


》她的大笑治好了我的癌症。


》Kurumi有天使般的声音啊


》(回复楼上)是的,毕竟她就是一个天使啊。


转载地方触乐

作者丨柯教兴国


愿望(序)

我的泪水,到底又要去往何处。至少请让这些眼泪融进海水,让它们化作乌云,辗转成为雨水,去敲打你的后背

人设互动——初见

“咳,就要死在这了吗?”夜幕侵蚀着周遭的一切,淅沥的小雨带着刺骨的寒意冲刷着某种血腥的味道,阴森巷子里有暗红色的东西缓缓流淌,昏黄的路灯灯光映照着一个女人满身的鲜血,她喘着粗气,无力的躺在冰冷的粗糙水泥地面上,自嘲般的开口“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想到你才是那个背叛者...说吧,你是为了什么?权利?还是财富?”有些阴郁的染血眸子看向那个自己曾经的心腹,“都不是。”男子的声音不起一点波澜“那是为了什么?”“为了复仇。”男人打量猎物一般嗜血的眸子紧紧盯着地上的家伙,刀片一般的目光似乎能把人剖开,女人仿佛听到了好玩有趣的东西,噗嗤一声,慢慢咧嘴,全然不顾身上伤口的撕裂,带着不屑开口道“看看我面前的人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天哪?我没有听错吧?复仇?多么可笑的一个词!”接着捧腹大笑,却因为笑得太激烈,咳出点点殷红,“这是真的?你杀我的原因就是为了复仇?喂喂喂,你知不知道我这颗头在黑市上值多少钱?复仇?为了这可笑的玩意杀我?喂喂喂,你确定你是认真的?”女子用余光扫了男人一眼,看见了男人的面孔依旧是那么无动于衷,“我只是为了家人”男人的声音此刻终于有了些许悲凉的感觉,颤抖着,他缓缓掏出一根烟叼住,深吸一口,看着烟圈袅袅上升,將带着火星的烟扔到地上,缓缓踩灭。“但是毕竟,我们也算是有过交集,你就在这里自己消失吧。”他转身径直走向另一边流溢着霓虹灯光的世界,打算离开,女人戏谑的看着男人的背影,不知哪里迸发的力量,突然从身下抽出了一把隐藏了很久的匕首猛的刺向男人,刀刃深深的没入男人的身体,“作为你曾经的导师和“上司”我再给你上一课吧,永远不要背对你的敌人,哪怕是快要死掉的土狗,也能拼命给你咬上一口留个纪念!”女子手上开始发力,却被反手扣住手腕硬生生的被甩到墙上,“我原本想让你死的好看一点,舒服一点,不过我似乎想起了你以前教我的东西:仁慈不会给人带来好下场”男人把背后的匕首拔出来,拿在手上,漠视着眼前的女人“喂喂,这句话该我说吧,善良不会有好报的,我似乎想起来你是谁了。”女子已经彻底没有了力气,借助墙的支撑稳住身形,“.....”男人看着女人,“小家伙长大了啊,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做到这一步。看起来还记得我曾经教给你的那些东西。”“当然,你说过就是因为我太弱小了,才会保护不了家人,这句话,我把它和我对你的仇恨一起埋在心中,终于种出了我想要的果子。”“哈哈哈哈哈哈,那是我当时随口一说罢了,来吧,小家伙,不要手下留情。

该说,真不愧是你吗?哈哈哈”女人看向男人的眼神多了一份释然,“.....你还是这样”男人缓缓抬手,手中的利刃闪着冷冷的光,尖锐的匕首刺破皮肤,切断神经与肌肉,精准的扎进女子心脏深处,鲜血的色彩一瞬间就将昏暗巷子装点的美丽迷人的“再见了,兮颜老大,如果你那时候,你没有杀我家人或者将我放了....结局.....恐怕就不是这样的了”男人离开,“小....混蛋,我..不后悔.....”女子身体慢慢划下墙,拖出一道红色润泽,温度从指尖慢慢消失,再与世界界道别的迷离之际,好像有什么声音在呼唤自己,费力的將已经喝上的眼睛睁开一道缝,已被黑暗侵蚀的脑海中突然一缕银丝划过“喂,你就这么死吗?”“不”“那你想要活下去?”“嗯”“那么来契约吧,人类。我将你的生命延续,但是作为报酬,把你的灵魂出卖给我....你.....愿意吗?”脸上传来被手样的物体触碰的感觉,眼睛睁开渐渐不再费力。当殷红的瞳孔完全睁开的时候,兮颜看见自己面前有一名带着黑色羽翼的人形的生物,愣了半晌,“你好漂亮”,“......签不签”“我签我签”

@muriatic acid


被拯救的抑郁症学妹告白

哎呀,好紧张啊


我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万一学长不来怎么办


万一他来了我又


我。。。。


我又被拒绝了改怎么办啊


烦死了烦死了


啊!学长你来了


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他们说你是很难请的


我真的好开心啊


我。。我是高一三班的


我真的喜欢你好久好久好久了


(你叫?)


我。。我


我叫阿贤


我之前一直偷偷的看你


只不过你从来没有发现而已(小声)


(抱歉,完全没有印象)


没有印象


没有印象没有关系啊


我喜欢你好久了


我到处打听你的名字


然后


还旁敲侧击的


了解了一些,嗯。。


你的基本资料


嗯...


你真的好好看啊


简直是我心目中的吴彦祖


虽然我这么说有点傻啦


但是...


你是唯一一个让我为了看你几眼


还特地跑去三楼上厕所的人


还上了很多次


哎呀....虽然很蠢啦


但是没有办法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我只想告诉你


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也没想着


要求些什么


(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额...


你有喜欢的人拉


(你说的这些事情我都不记得,都是巧合吧)


什么啊


什么叫你都不记得这些事


还都是巧合


还害了我记了这么久


(没事吧)


没事哦


那时候


我有很严重的抑郁症


我那时候


其实很想自杀


我们相遇的那一天


其实就是我打算自杀的那一天


可是你知道吗?


我看到了你


我整个世界都亮了


(...)


算了,你又不记得


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好喜欢好喜欢


(抱歉,我没办法回应你,我很喜欢我的女朋友)


你很喜欢你的女朋友


很可爱


(没事吧)


没事啊


我也没想什么


你也不用安慰我什么


我就是感觉梦碎了


你跟别人不一样


你是拯救我的人


如果那时候没有你


我都不知道我该....


怎么活下去


我那天想


我今天不能死


我明天还想看到你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


对不起


我打扰你了


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


那我还是先走吧


被你女朋友看见了


她会吃醋的


学长


一定要幸福哦


一定要幸福


对不起


对不起


学长女朋友:发生什么了?


学长(笑):没什么,遇到一个神经病。


那一朵花·序章

「在那一天,我邂逅了那一朵小小的花」
  2050年文德县
  “好,请排好队伍,不要急,依次的来记得把配给卷拿着按顺序领物资。”一名士兵指挥着,前方队伍一名女孩看了看盒子里,“今天的米好像有点少。”  “很抱歉,据说那些地区的土地沙漠化严重导致不能收获了”负责的士兵有些为难的说着,“真的吗?听说上个月德阳那里也受灾了。” “商店也完全没有食物进货,大米也只能通过配给得到了。”  “看来黑市又要涨价了”  女孩交谈起来,“喂,前面的,领完了赶紧走,我们还要领啊,”一个排在女孩身后的大叔不满的说到,“就是啊”群众附和,“抱歉,我马上就走”
   “喂,安阳”一个士兵叫住前方正在搬物资的人,“她们说23区上周开始水龙头流出的水开始变浑浊。”  “明白,写到报告上”  “安阳,151区的电线杆断掉了” “还是老样子,因为老化和积沙过重导致的对吧”  “嗯,毕竟这些都说将近40年前的东西了吧”
  “真烦人啊,水管也一口气地到达了寿命,一周两次到这里派发物资都会收到各种东西的修复申请”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老化加上积沙”  “一天到晚沙子沙子的我都烦了”  “没办法啊”
                   「沙漠化已经发展得这么严重了」

裘医短篇

艾玛:“还在看吗?
艾玛:“放弃吧,人心这东西就是这么容易改变的,你不觉得吗?”
艾米丽:“我知道,所以我才不会放弃。
艾玛:人心如果能按照自己所期望的去改变就好了,就比如,如果你能喜欢我,那么我的那份痛苦是不是就可以结束了呢?

艾玛:“艾米丽?”
艾玛:“艾米丽,我就不行吗?”
艾玛:“为什么我就不行呢?明明是那么地爱你。
艾米丽:“抱歉。
艾米丽:“我不能没有他。”

艾玛:“如果裘克消失的话,那时你是不是就会看着我?”
艾米丽:“不会的。那个人会一直静静地在我心里。
艾米丽:“你对我怎样我都没关系。但是.
艾米丽:“别动他”

裘医脑洞

开始艾米丽跟着兔子进入了童话世界,一切是那么的美好,小红帽和大灰狼一起游玩,白雪公主和她的母后在森林,七月兔和帽匠也没有在时间的轮回,在七色小河边遇到了疯帽(裘克),裘克就像很早就认识了艾米丽,裘克带着艾米丽去了很多有趣的童话世界,“裘克你过来,闭上眼睛,这个风铃草花环和你很配哦”,“嗯,这个和你也和配”裘克把紫罗兰做的美丽花环递给艾米丽,“等等,艾米丽”,“怎么了吗?红桃皇后”,“你不要相信任何人,这里面没有你值得信任的”,“....谢谢您的告诫”
当艾米丽在红桃皇后的手下生命渐渐凋零的时候,她觉得她似乎前看清了这个世界,她听到了裘克说得话:小红帽被猎人折磨精神扭曲杀死了想救她的大灰狼,女孩穿着红舞鞋不停地跳舞最后祈求人们把她的双腿砍断却失血过多死亡....“艾米丽,你要努力逃出这个轮回哦,虽然神让我告诉你怎么逃脱,但原谅我的私心吧,你每次被杀死的表情实在是太棒了,而且....我不想你走离开这个轮回,你离开了,,我们大概就没法再见了,,原谅我的私心。”裘克(反)说到。
紫罗兰花圈凄美的染上了淳淳流淌的殷红,却没有有丝毫的枯萎。
真美,不禁让人联想到它的话语
艾米丽,感情的监禁,机敏,对我而言你永远那么美,裘克手中,代表着温柔的爱的风铃草,却无声的凋谢..

我可爱的人渣女朋友(序章)

脑洞产物来了:D
---------------------------------------------------

“佳代!箱子放这边就好了吧”
“嗯,谢谢” 
“我可是很高兴佳代能搬过来一起住哦”黑发少女抱着个箱子说着
“我也一样小零”两个人看着地上的箱子“必须把这些家具买齐了,这附近有什么宜家之类的吗?”
  “还是算了吧,两个人不好组装,而且,这是我和佳代的家,才不想别的男人进来♥” 
“....”(我喜欢小零)

短小无力的我:D

一个脑洞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设定,a和b是闺蜜,b有男朋友每次都会和a说受委屈的事情,a都会劝b分手,b也喜欢上了a但是a是个婊子,然后有一天a把b绿了,b觉得没有事,a就说我们要不要试着做爱和女生我没有过,b不同意,a就说亲嘴也不行,b说不行,b在想只有这样才能把a留在身边,对于a来说没有性爱的恋爱才是最特别的,特别甜是不是!

我的华尔兹(莉莉视角)

哎,华尔兹,我或许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可能哪里坏掉了,我时常会如此想到。
“唉-----” “莉莉香你拒绝了大宫前辈的告白吗!” “嗯” “骗人,为什么,为什么?” “难到说有其他喜欢的人吗?”莉莉香呆滞了一会,“唉唉唉” “不会吧?我说中了?!” “呃...那个...不不不,可能这也不算恋爱...” “好了好了快说出来吧” “很可爱,只要待在身边就会得到慰藉” “原来如此,可爱型男孩子吗” “毛发很柔软” “嗯嗯” “很喜欢玩球..” “嗯...?”  “真是的白期待了,是狗啊”      “对莉莉香来说恋爱太早了吧”(我还,无法像大家那样坠入爱河,沉迷恋爱,因为男孩子...很可怕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样的我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劲呢?不仅是关于恋爱隔壁班的八卦啊,不太了解的电视明星的话题,我对那些聊天总觉得没什么兴趣,总有莫名其妙的疏离感,果然我只有你了呢)“莉莉香,放学后吃完冰淇淋在回家吧” “抱歉,稍微有些事情”(终于结束啦,今天就来玩那个游戏吧,好期待啊,想快点和你玩,我唯一的朋友,小千!虽然说华尔兹死了之后我很寂寞,但今天也能和小千玩这种游戏)“我带了好吃的东西来哦,在那之前今天我想玩那个”(都是多亏了华尔兹)“准备好了?开始了哦,一,二,砰----♥”......“华尔兹真是的怎么只有砰没办法记住呢?你看你看”(这种时候我就会想对最重要的朋友做这种事好开心)“就是这样!乖孩子”(可能是哪里坏掉了)“华尔兹(小千)”(我们之间的相距越是遥远,她就会越担心地注视我,我无法忍受那样的目光)“华尔兹(小千)”(小千曾经那么强大)“华尔兹(小千)” (竟为了我打扮成这幅模样)“华尔兹(小千)” (为了我露出这种表情,她真是可爱得像要坏掉一样,如果知道了我这么奇怪,小千肯定会生气吧,也不会陪我这么玩下去了吧,只要我将这个谎言继续编下去,小千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我 而是在失去华尔兹之前纯真期的我)“华尔兹”少女靠近帮莉莉香把泪水舔去“哎嘿嘿,谢谢你”(可是)“好像一直这样啊”(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停下来了,小千对不起呀)
“最喜欢你了,华尔兹”